摘要:如今,纸箱行业进入“瓜分豆剖,渐露机芽;恐惧国惶,不知死所”的尖峰时刻,能够生存下来的纸箱企业将廖廖无几。也许,致命的考验就在即将到来的2019年,但愿你的企业是幸运的那一个。


当前的纸包装产业,行情胶着得一比,从大到年产值几百亿的龙头造纸企业,小到家庭作坊式的五件头小纸箱厂,纷纷陷入迷惘与焦虑之中。纸业巨头在为高库存发愁,长时间停机真是一种煎熬;纸箱厂在为订单发愁,搞不明白需求怎么就突然萎缩了。


当包装业进入存量市场阶段,并开始在响彻全国的挖掘机轰鸣声中快速萎缩之时,整条产业链开始动荡不安,各种套路涨价的消息满天飞舞,过去的产业链分工开始瓦解,造纸及纸板企业加速向下游产业链渗透。


毫无疑问,造纸企业将挥舞成本武器,抢夺原本属于纸包装厂的订单。在这波争夺中,对成本极为敏感的电商、日化、食品饮料等几类包装将成为主要战场,一些靠低价维系生存局面的企业面临被清场的危险。


为消化产能,造纸厂强势切入纸板、纸箱行业

从2018年开始,产能扩张后的造纸巨头为了确保产能的稳定输出,挟去年暴赚的余威,开始大举进军下游包装印刷业,行动之迅猛,规模之浩大,令下游包装行业胸闷气短。


早在2013年,山东世纪阳光纸业集团开始了一次大的转型,不再以扩大造纸产量为目标,而是推出了“阳光概念包装预印项目”,把一只脚伸到下游包装产业。但世纪阳光130万吨的造纸产能中,主要的产品是涂布白面牛卡纸约100万吨,而用来生产纸箱的箱板纸和瓦楞纸仅有一台6万吨。为加快进军包装产业,今年二月下旬,山东世纪阳光纸业从已经停产的德WalsumPapier公司购得两台大型文化纸机,改造成年产80万吨包装纸的项目。


始建于1985年的烟台市大展纸业有限公司拥有四条包装纸生产线,2017年大展纸业完成总产量21.24万吨,完成总销量20.6万吨,工业总产值8.33亿元,实现销售收入8.13亿元,纳税总额7090万元。公司总经理张家琪说,未来5年将是纸箱包装行业整合的过程,为了在产品质量、效率、成本上有更大的优势,保住并增加市场份额,企业对现有的1.8米生产线进行淘汰,投资1.2亿元新上一条意大利进口的2.8米的生产线,预计在今年11月下旬投产试运行。


今年7月,一张玖龙智能包装(东莞)有限公司的《纸板试机报价单》低调流入市场,刹那间,整个珠三角的纸板及纸箱行业陷入了一片刀光血影之中。按照东莞纸板行业人士的估算,该报价与同行同等规格的至少低了10%,每平米价差达可达0.50元之多。显然,在市场需求与日俱减的情况下,玖龙为确保高达1700万吨的原纸产能的消化,开始大举进军纸板和纸箱行业了。


事实上,山鹰,荣成,景兴,永丰余等以造纸为主的企业早已经开玩全产业链,但象今年如此迅猛与急迫却十分罕见。受到如此猛烈冲击,必将有大量纸板、纸箱企业被淘汰出局。


四类纸箱企业恐率先被淘汰

根据包小编从全国各地拢集的一手信息来看,今年纸箱订单普遍消减二到三成,其中普通水墨纸箱表现得尤为明显。在纸板行业,无论是传统势力非常强悍的广东、江浙地区,还是代表新兴市场的江西、湖南、湖北、河南等地,订单衰减的幅度令所有人始料未及。这其中,除了绝对订单量的减少外,新入局的造纸企业强势分走一杯羹也是另一个重要因素。


纸厂的强势切入进一步加剧了包装业的产能过剩,甚至连部分大型纸箱厂也是“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”。事已至此,想必用脚指头都能猜测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了!


面对这一波冲击,以下几类纸箱企业可能率先出局。


A、造低价维持客户关系的纸箱企业


食品、饮料、电商、日化是包装纸箱的几家最大用户,不过,这类订单的主要特点是工艺简单、质量要求一般,但对成本极为敏感。客户对纸箱企业的要求主要有两点:一是稳定交货,二是更低的成本。这两点,恰恰是玖龙等企业的优势,特别是拥有廉价外废批文的情况下,玖龙等纸业巨头有更强的火力进行低价竞争。因此,今年受伤最惨的恐将是生产食品、饮料、电商、日化类纸箱的企业。


B、难以承担环保、安监和社保规范化成本的中小纸箱企业


中小企业管理成本低,环保安监达不到要求,社保缴纳并不规范,这些原本是中小纸箱厂与中高端纸箱同行竞争的安身立命之本。但在产能严重过剩,政府强化监管的情况下,这类企业基本上失去了生存的基础。即便你想要硬撑下去,但环保、安监、税务分分钟让你关门!


C、低价竞争下的出口型的纸箱厂


珠三角和江浙一带是我国纸箱包装业的聚集区域,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大量出口加工企业的存在。受到外资转移、毛衣战、低价竞争和社保等因素的影响,必将有大量纸箱厂选择放弃经营。以广东为例,2017年广东货物出口占据全国的56%,而广东的纸箱企业也将近全国的三分之一,若出口出现明显减少,势必有大量纸箱企业倒闭。


D、现金流不足,竞争力弱的纸箱厂


近年来,部分银行开始对制造业收紧信贷,纸箱业成为重灾区。而随着原纸格非典型上涨,购买同样的原材料,企业需要付出更多资金,因此加剧了企业的资金链危机。



纵观开放后的中国纸箱包装行业,1998-2008年是行业最好的十年,也是野蛮生长的十年;2008-2014年行业告别调整增长,正式进入平台期,这也是老板们进行资产收割的最佳时机。从2014年开始,行业进入洗牌期,其中2017年大涨价,突然为纸箱企业打开了一个逃生窗口,极少数老板幸运地完成了胜利大逃亡。


如今,纸箱行业进入“瓜分豆剖,渐露机芽;恐惧国惶,不知死所”的尖峰时刻,能够生存下来的纸箱企业将廖廖无几。也许,致命的考验就在即将到来的2019年,但愿你的企业是幸运的那一个。

〖 知名品牌推荐 〗








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: 包装地带 ,如有侵权,请联系博主删除。

Game Over!造纸厂加速切入下游行业,这四类纸箱企业将率先出局



Add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